语文教学真的有那么多模式吗?

语文教学真的有那么多模式吗?


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任海林  太原教科研中心


    一到开学,我的微信朋友圈里就开始流传一则很有意思的微信。我想,发表这则微信的一定是一位语文老师。为什么这样说呢?一方面是源于微信内容十分真实的道出了老师的苦楚,另一方面则是表达方式只有语文老师才能知晓。当然,也可能是一位语文水平较高的学生写的。因为这就是他语文学习十二年的真实再现。


微信的大概内容是这样的:


开学前为啥要下雨? 答:1.揭示了故事发生的背景 2.渲染了凄凉忧伤的气氛。 3.暗示了人物悲惨的命运 ,烘托出主人公忧郁悲伤的心情。 4.描绘出了凄凉的社会背景。 5.为接下来的悲惨生活埋伏笔 6.与失去的美好暑假形成鲜明对比。


今天的语文课堂,我们越来越热衷讲技法了。一位老师执教李清照的《声声慢》。这首写尽了人生辛酸的绝唱却被模式彻底打碎了。学生走到台前,开始品味“寻寻觅觅,冷冷清清”。“这是一道赏析语言题,赏析语言题的答题步骤有三步……”,好好的一个李清照,好好的一个《声声慢》啊!


写作教学也是如此,我们没有训练思维、不去唤起情感、没有锤炼语言、不去关注生活,我们要让学生背作文模板,要求学生的作文要符合“一三五九法”(一、一手好字,一个好题,一个中心,一好开头,一好结尾;三、三个好例,三句好名言,三处点明中心;五、写五段;九、900字)。于是,你看吧,全国的高中生就像是复制出的相同的应试机器,在相同的时间里,写相同的作文。这样的结果,可悲啊。


1998年,诺贝尔奖获得者共同作过一个宣言:“如果人类要在21世纪继续生存下去,必须回头两千五百多年,去吸取孔子的智慧。”那么,请看《侍坐章》。


孔子的一句“以吾一日长乎尔, 毋吾以也”,拉近了师生之间的距离,为自己的教学营造了轻松和谐的气氛。然后虚拟一个情境:“居则曰:‘不吾知也。’ 如或知尔, 则何以哉?” 以此来激活学生的思维,引导学生畅所欲言。这是多好的一个探究话题啊。于是引得四位弟子纷纷畅谈理想。对于四位弟子的发言,孔子不置可否,让他们毫无顾忌的表达观点。直到最后,一句“吾与点也”才表明了自己的政治理想。孔子教学有模式吗?没有,他的高明就在于他将学生放在心里,遵照了人的的学习规律做了一件正确的事情而已。


再看看林黛玉是如何教香菱学诗的:


黛玉道:“你只听我说,你若真心要学,我这里有《王摩诘全集》你且把他的五言律读一百首,细心揣摩透熟了,然后再读一二百首老杜七言律,次再李青莲的七言绝句读一二百首。肚子里先有了这三个人作了底子,然后再把陶渊明,谢,阮,庾,鲍等人的一看。你又是一个极聪敏伶俐的人,不用一年的工夫,不愁不是诗翁了!”


哪里有什么写作技法,黛玉知道阅读积累对写作的重要性。没有深厚的积淀,哪来妙语华章?与其说是黛玉是一位用生命写诗的人,倒不如说她是一位教人用生命写诗的老师。此时,黛玉也更像一位农夫,她知道一棵小苗成长的天然历程。


要为今年的新课标卷全国高考作文点赞。试题取材于现实生活,打破议论文的天下,代之以书信,意在引导学生从生活出发,思考感悟,将自己放进文章,发出自己的声音。所以,你仍然在抱着模式这棵稻草,怕是不足以救命的啊。


     有一则寓言叫《庖丁解牛》,这则寓言告诉我们,只要“依乎天理”“因其自然”,掌握事物的客观规律,才能进入逍遥自由的状态。


      语文教学也是如此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写于20151014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