从《荆轲刺秦王》再谈文言文的教学

一个教研员的观课笔记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从《荆轲刺秦王》再谈文言文的教学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任海林    太原教科研中心


922,去太原市一所学校观课。执教者执教人教版教材必修一第二单元的选文《荆轲刺秦王》。这篇文言文选自《战国策》,记述了战国时期荆轲剌秦王这悲壮的历史故事。文章通过一系列情节和人物对话、行动、表情、神态等表现了荆轲重义轻生、反抗暴秦、勇于牺牲的精神。尤其是“风萧萧兮易水寒,壮士一去兮不复还”已经成为中华民族独特的文化名片。


这节课,执教者的主要任务是分析“行刺准备”一节。大概流程是:教师首先领着学生逐字逐句翻译文章,其次是学生分组讨论概括 “行刺前的准备”。第三步是内容分析,教师提了三个问题:荆轲怒斥太子的原因是什么?显示什么性格?文章是怎样描写易水诀别的场景的?


这节课的教学设计和教学基本体现了当下高中文言文教学的特点。值得反思。


一、串译文言文弊大于利。


现在文言文的教学,对字词的教学,教师习惯串讲。一字一词,绝不放过。之所以要串译,是教师想要落实文言知识点。强调落实本无可厚非,但串译的弊端在于学生学习文言文面面俱到、耗时费力,也很容易造成学生对文言文的厌学情绪。


二、过分纠结文言现象弊大于利。


语文教师很爱讲文言语法。对于高一学生来讲,由于初中学段对文言现象只是大概了解,所以高中补上这一课也是必要的,但是不能过分纠结于文言语法的教学。现在我们对文言文的教学总离不开前置后置,倒装省略、通假活用,学生学得苦不堪言。他们学习语文,除了怕写作文、周树人,就是怕文言文。原因何在?没一点情趣可言。


三、教师的一言堂弊大于利。


一遇到文言文,教师就放不开了,似乎不讲,学生就不会。结果就是,教师领着走尚且容易,等到学生一遇到陌生的文言文,就显得磕磕绊绊、无所适从了。


陕西师大文学院王元华博士在《百年文言文教学的反思与重建》中说:文言文教学有三个不好的倾向:底层缺失文言语感,顶层缺失文言美感,中间缺理解性思辨。如何解决这些问题,让学生学习文言文不再痛苦,如何让文言文教学有情趣,有美感?


我想:一方面要加强诵读。现在我们对文言文的学习,很像学习英语,忙于讲语法、做练习,而忽视了语言学习的规律:那就是在诵读中形成语感。言简义丰、以一当十、抑扬顿挫、典雅庄重的文言气象需要在朗朗的读书声中内化于心,最后外化于形。


另外一方面,我们的文言文教学要有一点文学、文化味。


一、文言文字词教学要有点文化味。


文言文教学要关注字词的积累,但如何做字词教学,首先,要让学生具备在具体的语境中的推断和猜读的能力,学生既要借助注释和工具书精读文言,更要根据文言文特殊的构词、语法结构习惯,根据上下文、语句间关系, 根据流传至今的成语、根据现代汉语的元素等做好推断、猜读。精读固不可少,连跑带爬、磕磕绊绊的阅读也不可小觑。


例如文中的“偏袒”一词,结合“偏袒扼腕”特殊的文言语法结构,不难发现,“偏袒”不同于今日的“袒护”,意为“袒露一只胳膊”,文章用“偏袒扼腕”表现樊於期日夜切齿拊心之仇恨。


再如“持千金之资币物”中,“币”当“礼物”讲,和它特殊的造字法相关,“币”从巾,敝声,意思为古人用作礼物的丝织品,后来引申为车马珠宝等礼物。成语“币重言甘”取自此意。


还有学者从“既”字的古音和语法,探源“祭”的语义,得出“既”与“祭”的密不可分关系。“既”当训为“祭”,“既祖”即“祭祖”。根据语境,“既祖”与“取道”两句相俪,即“祖”与“道”相对, “祖”当作名词“行神或路神” 、“既”当“祭”解。这和教材中提及的“祖”当动词临行祭路神,引申为饯行和送别的理解不同。


二、字词教学和内容理解结合在一起。


例如:《荆轲刺秦王》“易水送别”一段,两处音乐的烘托不可不讲。变徵指古代七声音阶中的第四音级。羽声指五音之第五级,居之次,相当于la音。临别时,高渐离击筑,荆轲和而歌,为变徵之声,声音低沉,声调悲凉,引得众人垂泪。这是一场即将赴死的悲凉之音。但荆轲又前而为歌曰:“风萧萧兮易水寒,壮士一去兮不复还”,此处为慷慨羽声。这里除了悲凉的况味,更多的是悲壮。从“变徵之声”到“慷慨羽声”,从悲凉到悲壮,从低沉到高昂,音乐将义无反顾、一往无前的大无畏的英雄气概烘托的感人肺腑。


三、文言文教学要置于特殊的历史背景下,发掘背后的文化意义。


例如:然则将军之仇报,而燕国见陵之耻一句,再如樊将军仰天太息曰:“吾每念,常痛于骨髓。”学生如果从字面上翻译,没什么难点,但学生的历史知识背景是他的阅读障碍。将军之仇是什么?燕国见陵之耻是什么?只有讲清楚樊将军归燕的背景,才有助于帮助学生透彻地理解这几句话的含义。再如,《烛之武退秦师》开头一段,“晋侯秦伯围郑,以其无礼于晋,且贰于楚也”,这个背景也需要讲清楚。当然,讲解的目的不仅仅是为了了解历史,更在于帮助学生理解文意。


    祖国的语言文字需要传承,不仅是传承优美的文字、典雅的表达,更在于传承文化、精神。就像是“风萧萧兮易水寒,壮士一去兮不复还”一样,每次读它,眼前要有形象,胸中要有底气。